2014年11月18日 星期二

丹增多吉:《有关那些反达赖喇嘛的抗议者,你应该知道的六件事》


6 Things You Should Know About the Anti-Dalai Lama Protesters


作者:丹增多吉(Tenzin Dorjee
翻译:更桑东智(Kalsang Dhondup)


在当今时代,很少有领导人像达赖喇嘛这样在世界各地赢得如此广泛而持久的欢迎与尊敬。他孜孜不倦地推进社会正义、普世责任、世俗伦理、跨宗教和谐以及非暴力原则,通过这些努力,他为减轻人类的苦难和增进全球总体幸福(Gross Global Happiness)做出了不朽的贡献。
自然,很多民众必定会对一件事感到非常困惑——在尊者最近访问美国期间,一个神秘的抗议团体一直如影随形,从阿拉巴马(Alabama)到普林斯顿(Princeton)到波士顿(Boston)到纽约(New York)。
这些抗议者是何许人也?他们来自何方?他们对达赖喇嘛有何诉求?谁会从他们的抗议中获益?
以下是你必须知道的,有关这些反达赖喇嘛的抗议者的六个基本事实:
第一、他们是“格鲁派至上主义者”(Geluk supremacists)。
这些抗议者属于一个边缘化的佛教极端主义团体,他们信奉一个名为“雄天”(Shugden)的神灵,追求实现格鲁派至高无上的地位。图伯特佛教有五个主要派别,即格鲁派(Geluk)、萨迦派(Sakya)、宁玛派(Nyingma)、噶举派(Kagyu)和觉囊派(Jhonang)。在格鲁派内部,有一个支派因信奉“雄天”而历来禁止其成员阅读其他派别的经典,也禁止师从非格鲁派的喇嘛。这种格鲁派至上的意识形态历来备受争议,同时也在过去的几百年里加剧了图伯特佛教各派别之间的紧张关系。而达赖喇嘛之所以劝阻人们信奉雄天,也正是出于试图根除这种偏见。遵循一贯的鼓励进步与改革的政策,达赖喇嘛本人尽管传统上属于格鲁派,但是他就曾经向不同派别的喇嘛学习,并且鼓励所有不同派别受到同等的尊重。达赖喇嘛这些旨在增进跨派别和睦相处的改革措施,使得他成为了这些“格鲁派至上主义者”的眼中钉。
第二、他们将达赖喇嘛称为“独裁者”
这些抗议者指控达赖喇嘛是“现代世界最糟糕的独裁者”。这样的指控仅仅暴露了这些人生活在怎样一种扭曲的和受蒙蔽的世界里。而事实上,他们自己团体——即所谓的“新噶当吧”(New Kadampa Tradition)——就由这样一位人物所领导——除了自己的作品之外,他禁止其学生阅读任何其他作家的作品。“西方雄天协会”(The Western Shugden Society)是“新噶当吧”的前沿组织,最近针对达赖喇嘛的抗议活动就是由这个团体组织策划的。这个团体相当于佛教中的“韦斯特布鲁浸信会”(Westboro Baptist Church)——这个团体不属于任何主流教会,而以其极端主张闻名于世。读者可以阅读这些第一手记录,从而了解“新噶当吧”是如何胁迫其信徒对达赖喇嘛进行攻击。
第三、 “达赖喇嘛是穆斯林!”
这些抗议者曾经指控达赖喇嘛是“穆斯林”。首先,使用“穆斯林”一词来辱骂对方就带有种族主义和“伊斯兰恐惧症”(Islamophobia)的意味,而这些理念在当今世界没有容身之地。但是如论如何,宣称世界上最著名的佛教徒私下里其实是一个穆斯林,这本身就是一件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根本不值得对其进行任何认真的回应。他们还声称尊者是“假达赖喇嘛”。如果确实如此,那么谁是真的达赖喇嘛?莫非格西格桑嘉措(Geshe Kelsang Gyatso)是真正的达赖喇嘛?他是这个格鲁派极端团体的领袖,在他的修习中心只能读到他本人书籍和作品。或者他们是在等待北京去寻访认定一个真正的达赖喇嘛?
第四、这个格鲁派极端团体得到了中国政府的支持
1997年,一位德高望重的图伯特学者连同他的两位学生,在印度达兰萨拉遭到暗杀,而他曾经批评“雄天”信仰偏离了真正的佛教教义。刺客逃离印度并径直逃往中国,那里是他们的避风港。印度警方将凶手直接与“雄天”团体挂钩,国际刑警也向中国发出了红色通报。对于北京而言,有关“雄天”的争议提供了一个诋毁达赖喇嘛和破坏图伯特事业的机会。因而它决定支持这个格鲁派极端组织,以此在图伯特民众之间制造纷争——这个策略正好符合中国分而治之的政策。请阅读更多有关中国为雄天团体提供资金的故事。
第五、他们找错了攻击对象
这些抗议者当中占绝对多数的是美国或欧洲白人,他们把自己打扮成图伯特僧人和受害者的模样。而这些享有特权的西方国家公民所攻击的达赖喇嘛,则是一位有家难回的难民。他既无军队亦无警察用以压制他人的宗教信仰自由。因而这些攻击,不仅是荒谬的,而且是一件彻头彻尾的恶行。这些抗议者声称要捍卫“纯正的格鲁派传承”,但是他们欺世盗名的行为对这一传承造成的威胁远非达赖喇嘛的改革政策可以企及。这些人与归达赖喇嘛管控的任何组织或机构都没有丝毫关系,达赖喇嘛即便是想压制他们的信仰自由也根本无从下手。而唯一可以对他们进行掌控和实施强制的人——也因此是可以实际上剥夺他们信仰自由的人——是格西洛桑嘉措。这些人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就加入了他的神秘组织。请参阅以下这些成功逃离新噶当组织的人提供的证词
第六、这些抗议者旨在破坏图伯特事业并推进中国的计划实施
在“新噶当吧”和中国政府的言辞之间有着一种令人不安的呼应关系。他们两者都指控达赖喇嘛是CIA的傀儡;两者都把达赖喇嘛称为纳粹;两者都认为1959年以前的图伯特是“封建农奴制”。这个团体希望你相信是CIA救了达赖喇嘛一命,还很可能甚至希望你相信中国人从达赖喇嘛手中“解放”了图伯特民众。但是 “如果没有CIA,达赖喇嘛根本不可能逃命”的说法纯粹是一种虚构。这种说法不仅歪曲了历史,同时还篡改了图伯特抵抗战士冒着生命危险护送达赖喇嘛从拉萨流亡印度的历史真相。因此,“新噶当吧”和这些抗议者不再仅仅是一群“格鲁派至上主义者”,他们还是中国政府实现其“宏伟规划”的最得心应手的工具——用来混淆图伯特议题并最终使得图伯特争取自由的斗争失去合法地位。
有关这个派别更为详细的宗教历史,请参阅图伯特问题专家蒂埃里多丹Thierry Dodin罗伯特瑟曼Robert Thurman教授的有关文章。

原文网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