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0日 星期三

莫拉•莫伊尼汉:《西班牙法院的种族灭绝判决: ——说得清博巴的苦,解不了博巴的困》

Genocide Ruling Vindicates Tibet’s Suffering, Offers No Relief
By Maura Moynihan | October 16, 2013

作者:莫拉莫伊尼汉(Maura Moynihan
翻译:更桑东智(Kalsang Dhondup
原文发表时间:20131016

2013109日,西班牙最高刑事法院以在图伯特地区犯有种族灭绝罪行,对中国前最高领导人胡锦涛进行裁决。这项裁决宣告了在2005年申请立案的图伯特原告方赢得了诉讼。原告团队中有些人曾经在中国人的监狱中遭受若干年的囚禁和酷刑,而“罪名”只是他们拒绝背弃自己的佛教信仰。
这并非是中国第一次被认为在图伯特地区犯有种族灭绝罪行。1959年那场失败的起义之后,达赖喇嘛和成千上万的图伯特难民流亡印度、尼泊尔和不丹,当时印度著名法学家、甘地主义自由战士和律师Purushottam Trikomdas,前往设于日内瓦的“国际法律专家委员会”(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证明和陈述中国对图伯特民众犯下的种族灭绝罪行:在毛泽东的统治下,图伯特地区有超过百万人死于武装冲突、囚禁和饥荒。
这个委员会的报告称,“证据显示(中国在进行)系统性的策划以根除图伯特独特的民族、文化和宗教生活。”
胡锦涛在升迁至政治局首脑之前曾经担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其间他对图伯特民众继续执行毛泽东时代的“严厉打击”政策,加强对图伯特佛教的打压。
20083月图伯特起义期间,胡锦涛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当时距离中国举办夏季奥运会只有四个月的时间。在奥运会结束之后,他对图伯特地区实施了残酷报复。被偷偷带出图伯特地区的照片和军方影像资料向人们展示了当时挨家挨户的搜捕、殴打、行刑队和乱葬坑。
政治宣传
尽管西班牙法院在上周做出了裁决,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盟友和辩护士们依然可能继续听信中国政府版的图伯特故事。中国的政治宣传一直相当有效。多年以来,西方各个大学的汉学家们都在对学生们讲授,图伯特过去的社会组织形态是 “落后的农奴制”,只有在中国“和平解放西藏”之后,现在才享有新型的和曾经求之不得的繁荣昌盛。
中共的官员们一直以来将达赖喇嘛这位杰出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说成是一个“人面兽心的凶手”、“反革命匪徒”和“口蜜腹剑的刽子手”。虽然这种弱智的斯大林主义式的宣传是荒唐可笑的,但是它却让达赖喇嘛再三提出的与北京方面谈判的努力变得前景黯淡。
达赖喇嘛在两个方面,对胡锦涛和现任政府首脑习近平这样的中国领导人构成威胁:他是图伯特民族的化身;他是图伯特佛教信仰的活着的象征。
 “需要根除的病症”
审视中国在图伯特的作为便可揭露出它对佛教实行的强硬政策。千年以来,图伯特的寺院在游牧文化中一直担负着地方教育、艺术和商业中心的职能。
在达赖喇嘛1959年逃往印度之后,毛泽东的追随者们劫掠并摧毁了超过6000座图伯特寺院。众多僧尼遭受公开的酷刑,甚至因“成分不好”而被迫害至死。
1966年至1977年之间进行的“文化大革命”在图伯特地区尤为残酷。所有各种形式的宗教和民间文化,从舞蹈到烧香,都被禁绝。图伯特男女都爱留的长发被贴上“肮脏的农奴制的黑尾巴”的标签。而这些故事在时隔30年之后才为国际媒体所知。
毛的“破四旧”是共产主义变态症的巅峰。“红卫兵”们焚毁寺庙、书籍和艺术品,并且屠杀学者、僧侣和艺术家——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在破除“旧思想”的名义之下进行的。
当东南亚国家在1990年代逐渐走出极权主义的束缚之后,佛教重新出现,僧团组织迅速得以重建。但是图伯特是一个在中共奴役之下的被占领的国家。
毛式狂热在图伯特要比在中国内地来得更加突出。共产党人们说,图伯特独立将会“分裂祖国”。
苏联的崩溃已经使得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一个基本教义土崩瓦解——社会主义将克服阶级和民族的社会区别。中共的国旗也宣称(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中间的一颗大星星代表汉族,而周围的小星星则代表“蒙、满、维、藏”。
在毛泽东的社会和经济实验中,中国6000万“少数民族”被强制性转变为“又红又专”的中国“公民”。
博巴和其他“少数民族”因表达自己的民族和文化特性而遭受惩罚。在1995年实施的“严打”运动,对图伯特的僧侣们进行了极端严酷的惩罚。当时正逢克林顿政府决定将贸易同人权问题相分割之后不久。
指望习近平带来一些真正有意义的改革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妄想,因为中国共产党是这个国家官僚体制的组织原则。在上台后的第一年里,习近平在图伯特地区加强了毛泽东式的“再教育”和“思想改造”。
在强制性的“爱国主义再教育”过程中,那些拒绝谴责达赖喇嘛的博巴们会受到尤其严厉的惩处。1996年以来,中共禁止悬挂达赖喇嘛的各种照片和图像,称之为“非法印刷品”,而且佛教还被官方称为“需要根除的病症”。
灾难的描述
20世纪对于佛教而言是一场巨大的灾难,然而几乎没有学者去研究佛教与现代性之间的这场灾难性遭遇。20世纪的各个极权政府毁灭了上百万个佛教团体。
因此,该如何来描述佛教在20世纪的悲剧呢?《牛津英语词典》(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这样给“genocide”(种族灭绝)下定义:“该词源自希腊语genos,即种族和cide,即蓄意杀害大批民众,尤其是那些属于某个特殊族裔或民族的人。”
 “征服”是否更为准确?“征服”一词被定义为“使用武装力量对一个地区或民族进行镇压并获得控制权。”
总之,当图伯特遭受中共的入侵并被封闭在“竹幕”之后的时候,国际社会没有任何作为。
印度律师J.S. Verma后来写道:“当中国在1951年入侵时,如果国际社会及时采取行动,图伯特肯定是能得以保全的……中国当时正在从灾难性的内战中逐渐恢复,没有足够的资源去应付两场冲突:东面的朝鲜和西面的图伯特……印度为这个错误付出了代价——中国在1959年全面掌控图伯特之后,在1962年入侵了印度。”
在以第一人称写成的有关中国如何占领他的祖国的记述中,达赖喇嘛回顾了他1955年的北京之旅。在国宴上,毛泽东对达赖喇嘛说:“你明白,宗教是毒药。它有两个大缺陷:首先它削弱了种族,其次它阻碍了社会进步。图伯特和蒙古都是受了宗教的毒害。”
达赖喇嘛低下头,浑身发抖——“说到底你还是佛法的敌人。”


延伸阅读:

西班牙法庭因藏人案件寻求逮捕江泽民



1 則留言: